点亮一盏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6|回复: 0

读小说集《原野记忆书》:每个人都将自我成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25 17: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小说集《原野记忆书》:每个人都将自我成就


来源:中山日报  刘爱玲 


谢小灵的小说,第一感,我便有一种清晰的指认,这就是小灵。她的小说从叙事、结构、语言上都有很鲜明的“她”的特色,这就是一个找到自己调性的作家面貌。


初读小说便有一种熟悉感,语言朴拙与灵动并存,流畅中带着重力,极简却又自带变奏,潜藏着小灵诗歌语言的气息。甚至,她的小说结构都拥有着诗性的跳跃、取舍、留白与情绪搁置,并非传统意义上现实小说的故事架构。


在小说人物的命运叙述中,生活民俗、潮汕的地域文化自然而然活着,人与故事、潮汕、历史是一体的,虚与实本就是一体的,在她这里似乎无需再结构一个怎样的故事外壳用以置换现实真实,我想这是一种内在结构或者是内视觉指引的创作方法。


首篇小说《汕头,汕头》从我外婆突然知道了“外公有了别的女人”这一俗常的矛盾点切入,整个第一小节都是我外婆一个人的内心戏,所有过去潮州的民间生活、风俗、历史,在我外婆的独白中自然被携带而出。她的纯净中有了污点,她的骄傲中有了虚弱,她曾经在潮州城轰动的婚礼成为了笑柄,她的完美将被击碎。


继续把我外婆击碎的是小说接下来意想不到的深入和转折,我外公是地下党,那个最初一直在我外婆头脑中隐形的女人才有了真面目,一切真相才浮现。矛盾变得不再俗常,是因为过去与当下两个极端的认知失衡。小说在那里进入了另一个故事的生长。好的小说是从一个故事打开另一个故事,从一个世界打开另一个世界。


所以说,小灵的小说意不在故事,而是要完成一个人物个体更内化的变革驱动,包括人物真实的思维和心灵变化。其实,倒也可以看作一篇一个女人内在成长与落地蜕变的过程。一个作家的思维结构在她的小说里是可以被辨别的,我在读小灵的小说时,恍惚在读她冷静与激情并重的思维冒险。


小说《生活还没给你惩罚吗》同样有着主人公吉利“内在站立”的驱动过程,被村里孙恶霸欺负,考进学校到城里当老师,又在一众追求女老师苏拉的男老师中败下阵来。自我信心一直没有建构起来,又在努力的过程中即将与苏拉在一起,却败在了最根本的自己上。吉利用出走去改变自己,最终,他们同时成为了自我改变的人。


小说中的人物都是在自己主体意识成长和改变的路上,经历着不同的人生轨迹,再比如《罗曼史》里的大龄女青年小薇,在现实中完成着对自己的辨认;《乡村医生》中的刁医生、《录音机》里的“傻愚”,《清白史》中的包饵渡在他人眼里需要变好的秉性等等,都在现实世界与他们各自的内在之间发生着相互作用,激发着变化,这是小灵这本小说集的显著特点,也是她书写小说的真正着意。


小说中的人物都是自己独立存在,人物之间的关系是疏离的,但在每一个特定的节点上相互之间才发生着发酵作用。更多的是每个人物面对自己内心的思考,这也注定了小说的故事不会在日常的纠结、矛盾中进行叙事,而是外部客体和人物内在主体之间的相互成就,也就不流俗于情感的纠葛、日常的鸡零狗碎,而是穿透那些必经的日常,直抵人物的主体。


小灵本人也是如此的性格,她的世界里没有那些无聊的纠缠,她与现实的相处方式也近于疏离,像英国作家托宾说的:“永远待在思想的睡袋里。”人与自我独处,与自己的思想相处,画出自己的精神图景,自然会呈现出外部世界的样貌。


所以,这本小说集更像是一本人的心理和精神层面的运动,在小说逻辑的推动上起着很大的作用。祝贺小灵这本小说集的呈现,让我读到独特的小说味道,一个诗歌之外的她。也感谢我们曾在鲁院相遇,并有幸成为同桌。
155531hg3126gjcgh3hz3p.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点亮一盏灯 ( 浙ICP备12018515号-1 )

GMT+8, 2024-6-24 05:55 , Processed in 0.06238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