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一盏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0|回复: 0

原创长篇小说《女儿国往事》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1 16: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长篇小说《女儿国往事》节选
01300000185581122553353982331.jpg
17
      
        那年方碧梅十六岁,初中刚毕业。十六岁正是少女如花的季节,诗的岁月,梦的年龄。可是方碧梅却担当了全个家的负担。家里值钱的东西为安葬两位亲人都贬卖光了,生活陷入了困顿。方碧梅一方面料理二个读小学的弟弟和一个年幼的妹妹衣食住行。另一方面在邻居罗家的帮助下编织起草帽,一天手脚快些可编四顶,加上晚上三顶,可赚九元手工费。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星期天成了方碧梅的好帮手。同龄的孩子来喊:“方龙,罩知了去不去?”方龙看了看二姐,二姐正专心地在编织。方龙说:“我不去,你们去吧。”方碧梅心如刀绞,弟弟懂事,在体谅她呢!后来通过嫁在百官镇上的表姑引荐,方碧梅进了棉纺织厂。

       表姑说:“梅,在厂里辛苦些,上班早点下班迟些,产量多完成些,钱比你编草帽要高好几倍呢。省俭点你家的负担能减轻不少喱!你要听车间头头的话,好好做活,弟妹全靠你拉扯了。我表姑也可能要下岗了,无法再照顾你们,你好自为之吧。”
       方碧梅鼻子一酸,倔强的她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任它留下。“表姑,我......知道......”出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方碧梅抽泣的无法表达了。方碧梅扑在表姑的怀中,双手紧紧的抱住表姑的腰,脸贴在表姑的胸部。表姑爱怜的抚摸着方碧梅的短发,强忍近乎残酷的丢下方碧梅的酸痛,用手掌轻柔地擦去方碧梅的泪水,说:“阿梅,快,别哭了。寝室我已替你收拾好了,集体宿舍连你六个人刚好,不多也不少,她们马上下班回来了,你要同她们搞好关系,凡事自己吃亏些,不要争强。我也对你们的寝室长诗娟打过招呼了,要她照顾你一下。上班安全小心些,当心手指头。”方碧梅静静的听着,记在心里。多么好的表姑啊!她像慈母般的给方碧梅安排好住宿,联系好工作,把要注意的事项连带自己切身体会的社会经验都一一交待,临走前还硬塞给方碧梅五十元钱,她姑姑知道方碧梅家里一无所有,阿梅的口袋里最多五元钱。五元钱,饭菜票要买,生活用品要买,回家车票要买,再三个五元也不够用啊!表姑在寝室里打开方碧梅的木箱子时,看了一眼立即转过了头,用手帕捂住了嘴巴。天真的阿梅竟带了满满一箱子的红薯和二三斤的霉干菜,还有一套表姑临行前送给方碧梅的一套衣衫!
      方碧梅解释说:“我每餐干菜咸咸吃一个红薯,一个月回去一趟,我就带了一百多个红薯,有时肚子饿了还有十来只可以解急呢!”方碧梅说着不由为自己既省钞票又能赚几百元工资的计划而露出喜悦。
      表姑偷偷的抹去眼泪,说:“阿梅,你这红薯咋能当饭吃呢?你还在长身子骨呢?去食堂吃饭吧。”
      “表姑,小时候我姐说,红薯的营养可好了,我也最喜欢吃了!”
      “阿梅……”表姑望着方碧梅认真的眼神,黯然无语了。晚上表姑回到家换衣时,无意中从裤袋角里摸出一张五十元面额的钞票。这不是已塞进阿梅口袋里的五十元吗?表姑热泪盈眶,阿梅你五元钱咋过一个月呀?你真要每餐吃干菜红薯?
       在方碧梅进厂二十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方碧梅去自来水间洗衣的一段时间。寝室里正在进行打赌的验证,寝室里除方碧梅外五个人都在等待这个时机。事情起源是陈学白引起的。其实这件事寝室里的人心中都很纳闷,只不过没去深究细想。现在,陈学白把它提了出来,希望共同探讨时,大家才惊醒,是呀是呀,是这么回事,可是对于问题的结果,争执、探讨、分析探讨,再争执,还是各持不同意见,只不过经过归纳,终于成立了两派意见。其中诗娟虽另有异议,但还是加入了陆佳、郑冰、严兰的一派,陈学白、金红霞另立一派,双方互诉道理声明理由,各不想让互相指责,最后寝室长诗娟拍床而起,打赌!重赌!当场验证,输的为胜方打十天的开水,口头言不足准,作证人由我的录音机担任,都统统作录音,申明结果,以防对方狡辩,不许耍赖,否则后果自负!双方齐呼好注意,自信胜利必属于她。时间一秒,一秒在过去,开锁的金红霞额头上急出了汗珠。
       “快,你去门口望着方碧梅有没有回来,被她看见了祸水大了!”诗娟推了推郑冰。郑冰飞快的跑到门口,望风。锁是一把老式挂铜锁,钥匙很简单,只有两颗齿。开惯了新式的各种锁的金红霞第一次开这种锁,这种锁姑娘们只在很小的时候去外婆家看到过或从电影电视上看到过,现在方碧梅把它带进了寝室,并无意中忘了随带钥匙,是个绝好的机会呀!
       “红霞,别紧张,慢点开,有郑冰在望风呢,再反面试试看?”陈学白说。
       “可能要伸得进点,用力拧一下,左右都试试看?”严兰说。
         五分钟后,突然“扑”的一声,锁开了。金红霞嘘了口气,不负重托总算把它弄开了。自然,开箱的重任落在了诗娟的手上。姑娘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诗娟的手。诗娟捋了捋袖口,搓搓手。说:“大家看了啊,注意,我可要开了。”姑娘们都同时在思索:“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只呆木箱,是……”
      盖一下子,被诗娟打开了。一小堆红薯几斤霉干菜!
    “数数看,红薯还剩几只?”沉默间的诗娟突然说。
    “还有二十一只。”陆佳答。
     诗娟恍然大悟,说:“对了,对了,她进厂二十三天,每天吃三只红薯。她大概带了一个月吃的红薯,所以还剩二十一只。”
        “我们还聪明地猜是微型煤油炉和白米、腌肉,还猜是面包、饼干、蛋糕呢!”金红霞叹息说。锁依旧所好,钥匙依旧放在方碧梅的床头柜上。现在为啥没看到方碧梅进过食堂的谜终于简单的解开了。对于赌注,再无人提及,姑娘们都陷入了说不出的难受中。
       同样是生活在一个寝室里,干的是同样的活,同样是如花似玉的少女花季时代,方碧梅竟吃的是红薯!进厂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一顿白米饭!姑娘们忆起方碧梅柔柔的笑容,每日主动把寝室扫的干干净净,和平时串通一起捉弄、戏耍、欺侮她是乡下丫头的事端,和自己趾高气扬的显耀从家里带来的鸡腿香肠时,不禁恨捶脑额,悔恨的眼泪悄悄滴落。
      方碧梅洗好衣回到寝室,姑娘们都眼睛红红的,看着在床上坐下低头拆口罩的方碧梅。姑娘们有许多后悔,怜悯的话想冲口而出,可是诗娟咳了一下,示意大家不要说。
      是啊,就给这可怜的同伴保留唯一的一点自尊吧!以前看到方碧梅拆口罩,姑娘们心里很惊讶,拆了派什么用场呢?何况车间里的一季度只发四只口罩,而方碧梅仅留了一只,咋挨呀?口罩下班洗出,连夜能干吗?此刻,姑娘们都深深地读懂了方碧梅用剪刀细心的拆线的动作。(她在为弟妹积聚一顶帐子的纱布啊。大山沟里蚊子特多,影响弟妹的睡觉耽误他们学习,这点方碧梅深有体会,方碧梅想不用几年就可以凑够了,到时一项大工程也将在她的手里完成喱!)
      日子不紧不慢的在过去。
      寝室里的姑娘们总有意无意留个心眼,拖上方碧梅去食堂吃顿饭。
      “阿梅,我有个朋友要来吃晚饭,你帮我去食堂里拿一下怎么样?”
      “阿梅,我朋友说过四点二十分不来,他不会来了,这饭菜放到明天要变质的,你再帮我一个忙,把它消灭了,好不好?”
      “阿梅,帮人帮到底!快,快吃吧。”
      “是呀,阿梅,就帮帮诗娟这个忙吧,丢掉可惜。”
      “阿梅,我们都是最要好的朋友,看在最要好的朋友的面上,就吃了吧!”
      聪慧的方碧梅明白了,是姐姐们的一片好心呀!在数双眼睛的逼视下,方碧梅张开了嘴。
好香好香的白米饭呀!炒青菜为啥食堂人员炒得这么鲜呀!方碧梅筷子一拨,原来底下有肉片!“肉片!”方碧梅嘴里嚼着无比鲜美的肉片,突然趴在桌上哭了,姑娘们惊住,都放下了筷。
      “阿梅,肚子疼?”
      “阿梅,什么地方痛?”姑娘们摇着方碧梅的肩问。
      “肉片……那天我还和阿姐为多吃一块肉片,同她吵了一架,爸责怪阿姐,肉片就让妹妹多吃一块吧,你还是大姐呢。其实那天我知道阿姐……也是第一次张嘴咬住肉片,阿姐……我……你却死了……”方碧梅嚎啕大哭不止。
      姑娘们一惊,她姐死了?又不禁自责,不叫方碧梅来吃饭,她不是不会伤心了?
      方碧梅终于不哭了,可是泪水还在不停地流下,诗娟替她擦干,复流下。
      方碧梅把阿姐和阿妈的不幸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后来柳生一次在食堂里吃饭,听杨家大说:“去年有一天傍晚,食堂里走进一群女孩,不知怎的,买好饭坐下不久,其中一个女孩大哭不止,谁知那群姑娘后来也哭个不停,那天呀,全食堂里的人心里都揣测不安,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都被哭得吃不下饭,只觉得哭,是很悲很痛的那种。当时有人说那群姑娘是你们前纺车间的,你知道是咋回事?”
      柳生笑笑:“你甭骗我了,社会主义社会还会有这么多眼泪,谁相信呢!”
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点亮一盏灯 ( 浙ICP备12018515号-1 )

GMT+8, 2018-6-24 01:51 , Processed in 0.1250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