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一盏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21|回复: 0

看病,看病,看病(叶儿/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1 06: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病,看病,看病
        
                                      叶儿/文       飞鸟/摄
IMG_4404.jpg
也许是前期走访做的多了,现在内心是抗拒接这样的任务,因为每次走访结束,总有那么些的失落,要好长时间才能平复内心。但当真的有任务来临时,还是给自己打个气、加个油,以平静的心态走进受访者的家,倾听当事人的诉说。
IMG_4401.jpg
今天的当事人叫罗伟烽,43岁,松厦三华村人。罗伟烽一家六口(夫妻俩人,儿子,父母、95岁的爷爷)住在一间30多年前建造的楼房里,粗粗看了下,没有多少像样的新家什。现在想来这家这几年赚的钱大概都花在了看病上了。罗伟烽夫妻俩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但从一大堆的病历中我感受到了这个家庭的艰辛,而且罗伟烽肚子上那几条手术疤、妻子一拐一拐的走路姿势以及老母亲边聊天边做手工的状态更加应证着我的感受。
IMG_4402.jpg
mmexport1524266988556.jpeg
罗伟烽从小肠道功能不好,平常打针吃药是常事,严重时要做手术。到目前为止已经做过三次手术,小肠也割掉了部分,好在最后一次手术后到现在还没有复发过。只是没想到这样的病还能“遗传”,儿子小罗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肠道出问题,平时经常性的呕吐、腹痛、吐血,被诊断为P-J综合症(P-J综合症又称黑斑息肉病,是由皮肤粘膜黑斑合并消化道息肉,是一种少见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这个病一般在上虞看不了,每次发病都要被送到杭州、上海等大医院,医药费每次都在4、5千元,这还只是保守治疗的费用,如果是手术,那就是3、4万的费用,小罗已经做过一次这样的手术了,而且因为这种病的特殊性,随时都有可能发病,必须随时住院治疗,不然就会因疼痛、失血过多而出现生命危险。同时每次去外地就医时的生活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小罗现年16岁,在读汽修专业,由于身体的原因经常请假,对于学业也就有点吃力。罗伟烽的妻子董丽娣从小腿有残疾,属于肢体肆级残疾,干不了重活。更意外的是结婚后被查出肝病,虽然长年吃药治疗,但病情还是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是肝硬化了,如果不进行肝移植,那么生命也就几年的光景了。
IMG_4412.jpg
IMG_4418.jpg
罗伟烽的父母都是70岁的年龄了,为了帮衬罗伟烽还在努力工作中,母亲平时在村里做保姆,一个月有1200元的收入,有空时在家做点缝雨伞的手工,按罗妈妈的话说,做一把是一把,聊天时也不敢停下手。父亲平时在村里打点临工,但毕竟年龄大了,这样工作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能做一天是一天。以前罗伟烽靠做油漆工为生,生意好时一个月也能做个二十来天,赚来的钱能勉强维持家用,如果儿子,妻子要住院那就要借钱了。罗伟烽年前被查出腰椎间盘突出,走路都困难,就不用说干活了。这样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断了,生活陷入了更深的深潭,似乎怎么也爬不起来了。我从一大堆的病历中发现在2018年过去的这4个月时间里,罗伟烽和妻、儿相继住过院,这期间的酸辣滋味真的只有罗伟烽一家自己能体味了。
IMG_4413.jpg
IMG_4414.jpg
罗伟烽一家现在算是失土农民,政府征收土地时补偿了一部分钱用于养老保险的交纳,罗爸妈那时候通过贷款的方式交齐了养老保险费用,虽然现在能够每月每人拿1600多的养老金,但是这笔钱还在归还贷款,还要一年才能还清贷款。罗伟烽和妻子现在每月每人要交860多元的养老保险费(以前妻子的残疾证放在企业还能帮着交一下,现在不让放了),这段时间因为实在没钱,所以养老保险费已经停交了。每月700多元的低保补贴对这个家来说真的只是杯水车薪。我们临走前,罗妈妈对我说,生活过成这样真的觉得没有意思,但为了儿子这个家又只能硬撑,只要儿子的家不散……


                        2018年4月21日
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点亮一盏灯 ( 浙ICP备12018515号-1 )

GMT+8, 2018-10-16 19:03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