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一盏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34|回复: 0

“乡愁上虞”——谢塘老街走访记(夏至/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5 15: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愁上虞”——谢塘老街走访记

                                               夏至/文
IMG_7659.JPG
谢塘是一个历经千余年的古老的集镇,文化积淀深厚,充满幽雅厚重的人文气息。相传东晋著名诗人谢灵运与族弟谢惠连的后裔因为看中这里风物宜人,环境幽美,遂举家从上浦东山移居这里,还募人沿夏盖湖构筑堤塘抗御海潮,谢姓家人沿塘而居,镇因塘得名,故曰谢家塘,后人简称谢塘。历史上有一段时间曾称为惠灵镇。
IMG_7662.JPG
IMG_7660.JPG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四月天,冷暖交替,暖如夏,冷如冬。烟一重,雨一重,雨雾相缠风轻送。水一重,风一重,风吹柳枝影妩媚。我们按约赴谢塘,车至谢塘村委,刚停下,志愿者亮剑兄就迎了上来,把我们介绍给今天的地导宋大姐。今天上午的的任务有点重,要走访19户人家。
IMG_7600.JPG IMG_7601.JPG
我们先来到谢塘幼儿园,门口有两个老人手里分别牵着两个孩子。乐乐,安徽湖州人,七岁,一个腼腆的女孩。原本一家人在上虞和和美美的生活着。奶奶带着他,爸爸妈妈去赚钱。谁料祸事临门,父母双双死于车祸,留下了年迈的奶奶和她。当我们问及,为什么不回老家去,老人家说回老家也没什么收入啊!年纪大了又种不了地了。在这里至少还可以做点手工活,赚点钱。宇涵,四川人,六岁,男孩很是活泼。父母离异,他跟爷爷和太奶奶住,平时都是由79的太奶奶带着。一转头宋大姐又介绍了站在旁边的两位老人。谢焕桥,68岁,脑梗,一个人,平时由弟弟照顾。胡军民,46岁,离婚,长期病痛在身,生活不能自理,由74的老爹照顾着。
IMG_7602.JPG IMG_7638.JPG
光斑驳了流年,漏断疏影,几许尘缘几许愁,花落余残空悲切,欲说还休。我们继续穿行在球场路、四方路、孝亭路上。
IMG_7639.JPG IMG_7648.JPG   
小鑫,12岁,五年纪,妈妈离家,爷爷奶奶走了,爸爸身体不好,还要去上班,懂事的他从小自己上学,自己回家,自己做饭……就这样父子俩相依为命。倪阿姨,70岁,自己年老多病,长期吃着药,儿子下岗工人。她住的房子也是别人帮忙租的。 阿菊,67岁,半身不遂,(3岁脚就不会走路)一直由老伴照顾着。夫妻俩有一子,长期在外打工,不常回家。谢奉儿 ,60岁,腿残疾。老人个不高,双腿成0形的坐在椅子上,我们进去发现矮矮的三间平房收拾的很是干净,老人家说我这样子不能出去工作,串巷,只能把家打扫的干净点。有时妹妹也会过来帮忙打扫。陈大爷,73岁,残疾。老人说老伴没了,前年病的很严重,血止不住了,血小板低,血压高,去杭州大医院才抢救过来的。
IMG_7612.JPG IMG_7656.JPG
出来路边一株菜花开的正旺,冷风中摇曳着,紧紧衣服,跟着宋大姐继续穿行着。宋大爷,73岁,病残,长期卧床,话也不太会说。儿子没了,媳妇走了,就孙子和老伴留着身边,孙子还在上高中,老伴自己也有病,一家人全靠接济生活。阿红,48岁,丈夫丧亡。儿子25当过兵还没娶媳妇,也没有工作。母子俩靠打点零工生活。小怡,10岁,父亲残疾,脑袋也不灵光,母亲离家出走了。靠奶奶在家做点手工,照顾着这个飘摇的家。
IMG_7657.JPG IMG_7630.JPG
走在小巷中,宋大姐带我们轻叩面前的木门。只听里面没声音,我们静静的等着 。等着的时间宋大姐向我们介绍了这木门里面的主人。陈雅薪,91岁,无子女,年老多病。正聊着那门轻轻打开了。一个矮小,慈祥的老人。看她走路你会想到刚才为什么会等待那么长时间的。老奶奶是一步一步往前移动着走,步履还算“稳健”。“家”干净整洁,桌上还放着两碗菜。问了老奶奶一些情况,我们怕奶奶累着就出来了。路上我问宋大姐,奶奶一人在家多不放心啊!她为什么不去敬老院。宋大姐说跟她提过,可是老人不愿意去,说是在家好。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懂。但,谁不希望老了自己的身边有人陪伴,只是生活中的不确定因数造就了这样的生活,惟愿老人家好好保重,每天都能稳稳地走着。
IMG_7650.JPG IMG_7658.JPG
时近中午,我们来到了这次的最后一户人家,老人不在家。宋大姐向我介绍了大致情况,罗大爷,69岁,低保户。他独居,从小被领养来的,经常身体不好,住院。另外还有五位老街的孤寡老人都住在敬老院,没能来得及去走访。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心沉沉,意惆怅,步匆匆,老街是不慎落入世界的一滴水墨,适合被画成一张褪色的照片。旧旧的后园,雕刻着图案的门帘,窄窄的长长的过道,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早已流逝的光阴,想不起当年模样。也许那老街的腔调是属于的忧伤,透过手指间看着天,老街的那些人那些事都瞬间变的不再忧伤,不再破败,不再苦难……这就是我所期待的吧!


                          2018年4月15日

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点亮一盏灯 ( 浙ICP备12018515号-1 )

GMT+8, 2018-8-16 18:10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